尘归墨朽

【凉薇】我愿意

  第一次,凉冰显露莫甘娜真身,问蔷薇愿不愿意与她同回恶魔双翼,说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帮她杀了莫甘娜,蔷薇没说话,算是默认了。
  凉冰却不依,幼稚!“嗯”,蔷薇懒得跟她一个三万岁的幼稚鬼计较。
  谁知凉冰还是一个劲儿骚扰她,也不知怎的,随着凉冰的眼神她脑中一直回响着凉冰颇有几分严肃的话,最后不知鬼使神差还是开窍了似的,就脱口而出“我愿意”,而凉冰笑得像是人答应嫁她了似的。
  余光里,蔷薇看见凉冰脸上浮现了瞬间异样,那是她从没见过也没想过能在她脸上出现的柔软神色,对,没想过能在她脸上出现,而不是没想过能在她脸上被她看见的神情,一眨眼就消失得不留一丝痕迹,像是错觉又觉得不是,因为她看不懂这神情它却再往后的岁月里无数次渗入她纷乱的思维,无声中将她温柔击溃。
  
  第二次,还真就正是结婚时,凉冰以莫甘娜女王的模样现身,蔷薇说完“我愿意”后,女王愣了,蔷薇不知该笑该怨,女王竟没回一句“我愿意”。于是,女王留了三万多年的……那啥,被心上人收入囊中。
  不知第几个清晨中女王第几次迟迟醒来,她说她当时当然不是不愿意,蔷薇肯定也懂的,她就是觉得自己开心得被夺走语言能力……丢了在她面前本就没多少面子,便矢口道,她是临时起意想以凉冰的模样,以她最喜欢看到的模样回答她。
  挺像那么回事的,蔷薇不信,凉冰不干,蔷薇笑了,像融雪淌过温泉,曾经别具风情的脸上尽是冷淡神色,如今飞霞渺渺只为一人柔软,她薄唇轻蹭着对方的唇角,而后贴着对方无意识张开的双唇,呢喃细语,让裹挟了动情纵容的吐息流入对方口中,一路漫延直至包裹对方悸动的心,牵过她的手,俯身熨帖,浓墨与赤红交融,将对方温柔包容……
  
  第三次,凉冰与对面的头领具是一身狼狈,对面头领的身后跟了一批护甲晶亮的手下,他问女王,愿不愿意离开蔷薇,让蔷薇回到她本应的轨迹。蔷薇感到对方握住自己手的力道情不自禁地加重,毫不犹豫地回以更深刻的力量。
  女王没说话,瞬间漫上眼底的怒意直让对面人心惊,对方没再说话,望了望蔷薇,垂眸看着女王脚尖前的一片血土,默默咽了口唾沫,重新看向女王却是话锋一转。
  他说,“我们也不必耗着,我保她今后毫发不伤,她的城市荣盛无忧,你可愿自陨神魂?”
  女王带笑的眼中满是轻蔑,就这么看着那人也不表态,手上微微松了劲,拇指轻抚着蔷薇手背,眨眼间化作了凉冰的模样,蔷薇却是再次加紧了力道,从对方吐息带起的空气涟漪都能读懂对方的人儿,第一次像是搭不上同一条弦。
  凉冰侧身,目光柔软得像水,望进蔷薇眼里,不过是眉目传情,她们无数次中的一次,这次蔷薇心中却是狂风骤雨,感到一片灰暗中疾风暴浪狠狠侵蚀自己的心脏,心中腹中都是难以压抑地翻江倒海。
  这一刻她直想着自己并没有从对方双眼中看出什么,什么都不懂,却本能地感受到她的柔情,和多年前余光里那错觉般的一幕几分相似。
  凉冰目光丝丝缕缕在她脸上描摹,蓦地笑了,像是岁月静好又像是极致幸福在心间炸开,顷刻间满足不已,又期待着贪婪着更多更长久的幸福……
  她眨一下眼睛,像给气球结绳断线,又像五彩气泡离环,她说,“我愿意”。
  那仿若正进行婚礼而不是生死宣判的笑更夺目了,那双眼也并不因分去喜悦而削减丝毫的幸福满足。
  蔷薇也跟着眨下眼睛,又于轰炸的情绪中觉出一丝无法忽略的后悔。
  凉冰笑得太美太美,在一片硝烟中明明突兀得刺眼,却叫蔷薇挪不开也舍不得挪开眼睛,她看见自己心中一片风平浪静,明媚的阳光照在蓝色微波上熠熠闪烁,碧海蓝天间回荡着自己的回答:你怎么还记着呢?
  对面像被隔绝的头领也不知这算不算个回答,一时并不轻举妄动。
  而凉冰像是回答她心中动容的问话,缓踏一步上前,一手仍是握着蔷薇的手,而后另一手轻轻搭上了蔷薇脑后的红色长发,蔷薇自然的低下头来,凉冰同时微微扬起下颔,轻吻对方的眉心。
  蔷薇不禁抬手,可能是伸向对方的衣领,可能。
  她的手停在了半空,一滴泪珠重重落在了她的拇指上,炙热得直把她烫伤,疼得整个手都在颤抖。
  眉心轻柔的触感还在,仍低着头的视线里却只剩那双她曾经枪口所指的黑色长靴,不到下一秒,甚至连那靴子都消散无踪,像梦。
  “我愿意……”
  我愿意……

  老实说,感觉会很甜。这脑洞是昨天来的,520那天有别的但没发,典型的有脑洞但没想好怎么写(重点是懒?)

【凉薇】一杆清台

  凉冰眼角唇边的欣喜之色完全不加掩饰,有点像个第一次走进娱乐场所的熟女,当然,没几个人还能细细揣摩的,不把球杆戳到洞里算好了。蔷薇面无表情。
  她穿着黑色旗袍,领口低得不逾分毫正正引人遐思,有幸赏得肤白胜雪,肋下腰侧绣有精致的白蔷薇,缠绵交织,凸显一抹饱满优美的圆弧,更勾勒出她盈盈一握的腰身,衣领和下摆边上的白色绒毛融进她白嫩的皮肤,黑白分明映衬着她精雕细琢的轮廓和细嫩的藕臂,真性感假清纯,直让人颤着指头奢望能一触那柔顺的白色绒毛,或者说,爱抚她每一寸雪肤。旗袍质地细腻轻薄,熨帖在她令人血液沸腾的身体曲线上,黑丝裹住她纤长白皙的双腿,她侧身靠坐在球台上,百无聊赖地一边给球杆抹巧粉一边扫视全台,硬是让人生出种倾倒众生的妖孽在玩弄天下人的感觉。
  像是为了防止春光外泄,俯下身时她一手虚掩了胸口,可这样做并没什么正经作用,倒是引得行注目礼的人们随之盯了过去,蔷薇看得淡淡环视四周,周围人莫名觉得脖子一凉,而那妖精一副浑然不知的样子,细长的球杆架在她的葱白玉指上,她动作乍看很标准,轻松潇洒得莫名让人信任她就是可以打得漂亮,蔷薇站在她球杆指向的斜对面,僵着脸一动不动站得笔直,凉冰那不被遮挡的大部分肌肤在暧昧的灯光下泛着微光,不难想象那是怎样令人痴狂眷恋的触感,唔,该是要用余生来回味的……
  她一腿抬起展露了撩着黑色高跟鞋的玉足,小腿弧度不偏不倚直划在人的心尖上,旗袍裹紧了她圆润挺翘的臀部,极短的下摆垂下分明是诱人将其撩起,腰肢柔于柳絮,黑亮的长发垂在一侧露出一只可爱的小耳朵,灯光笼罩着她得天独厚的脸庞,显得她的五官柔媚又深刻,薄薄的耳廓白里透红圆润的耳垂似白玉珠,动作间像躺在了球台上,大大方方地向众人展示她无与伦比的魅惑……
  凉冰目不斜视地看了那球一会也不出杆,却是慢悠悠仰起脸望着蔷薇的眼睛微微撑起上身,她纤长的手指勾着衣领,一边慢动作将它拉扯松散一边状似无意地抱怨“好热啊”,她黏腻地拖着尾音,被攫住了视线的蔷薇情不自禁跟从她的动作看去,愣了一下立马转移视线,既不看她的眼睛也不看她动作了,凉冰看她这模样愉悦地勾起了嘴角,一字一顿轻轻地补充道,“你的目光”。
  随后她又自顾自俯下了身,蔷薇余光瞥见这黑色倩影又回到了一片绿色中,才艰难地咽下挤弄好久才出来的一点唾液,终是勉强滋润到了干涩许久的喉咙,脚下不着痕迹地挪动着挡了前方一片春色,默默把目光投到她的身上,却见本该专注于那一杆的美人一脸玩味地朝自己眨了下右眼,看也不看一眼手下便平稳动作,那羽睫扇出绐荡春风轻轻扑在蔷薇心上,同时球杆与台球碰撞发出“噔”的一声,蔷薇分辨不清那是否是自己猛烈搏动的心跳声,她的心脏简直要超负荷了,然而不放过自己的是随之而来的“噔、噔噔、咚……”的一连串的声音,蔷薇恍惚觉得自己的心脏一下又一下地撞击自己的胸腔,咚、咚、咚咚,它将要破膛而出窜到耳边急切地搏动,她不得不微张了嘴喘着粗气,她看见凉冰向自己俏皮得意地挑了下眉,听见噔咚响声中她的调笑……
  一杆清台。

“一杆清台”其实很多涵义的昂( ˙-˙ )
请尽情发挥你们的“瞎想”吧!
反正最近文荒,见我大凉薇居然国库空虚,手痒就来自己产产粮呐,请给我题材昂小标题啥的,能码都码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整出来(PS:字母君可以但今年十一月前应该都不发出来)
hhh我为凉薇添砖瓦,壮哉我凉薇昂~

表妹角色歌๑乛◡乛๑

在全民开K歌唱了首表妹的《覆水》,降了两调( ˙-˙ )链接在此~https://kg3.qq.com/node/play?s=2V_Rol2Qo1Wk42un&shareuid=609a99812229318c37&topsource=a0_pn201001006_z11_u274474673_l0_t1514100078__也不知道能不能打开其实_(:з」∠)_

Psyche's choice——"Shoot" or "Raw"?

开坑预警( ˙-˙ )
首先表示玩老福特嘛其实就是为了看肖根滴,正是暑假坑人时,一番纠结还是想着来把自己的脑洞写出来了,毕竟我很懒。。很懒。。。
人设预警~
总的来说,重点就是冒号前。
背景大概就是某意外发生后,某人性格作风变成近来和自己接触最多的同性啦,毕竟总不至于脑子乱的连性别都分不清了┐(´-`)┌。但是!身体性能还是不变滴,说白了就像“魂穿”,不过得除去这个时空上的“穿”,还得记得只是“像”!
所谓的“变”:假如A发生所谓的“意外”了,然后B和ta接触最多了,接着就变像B,那么这个B的“性格作风”其实是以A的视角所感受到的,并不是说B是怎样就怎样的,要知道不同人的眼中有不同的B。
以上(相信大家已经猜的差不多啦,不过至于是她或是她亦或是她们、他们就让我来继续想想吧)
嗯。。。想看哪个的其实可以提的,说起来现在也只是开坑预警,毕竟我是个好奇体质的,所以如果比较多人好奇的话我还是会尽快“发货”的_(:з」∠)_