尘归墨朽

【凉薇】一杆清台

  凉冰眼角唇边的欣喜之色完全不加掩饰,有点像个第一次走进娱乐场所的熟女,当然,没几个人还能细细揣摩的,不把球杆戳到洞里算好了。蔷薇面无表情。
  她穿着黑色旗袍,领口低得不逾分毫正正引人遐思,有幸赏得肤白胜雪,肋下腰侧绣有精致的白蔷薇,缠绵交织,凸显一抹饱满优美的圆弧,更勾勒出她盈盈一握的腰身,衣领和下摆边上的白色绒毛融进她白嫩的皮肤,黑白分明映衬着她精雕细琢的轮廓和细嫩的藕臂,真性感假清纯,直让人颤着指头奢望能一触那柔顺的白色绒毛,或者说,爱抚她每一寸雪肤。旗袍质地细腻轻薄,熨帖在她令人血液沸腾的身体曲线上,黑丝裹住她纤长白皙的双腿,她侧身靠坐在球台上,百无聊赖地一边给球杆抹巧粉一边扫视全台,硬是让人生出种倾倒众生的妖孽在玩弄天下人的感觉。
  像是为了防止春光外泄,俯下身时她一手虚掩了胸口,可这样做并没什么正经作用,倒是引得行注目礼的人们随之盯了过去,蔷薇看得淡淡环视四周,周围人莫名觉得脖子一凉,而那妖精一副浑然不知的样子,细长的球杆架在她的葱白玉指上,她动作乍看很标准,轻松潇洒得莫名让人信任她就是可以打得漂亮,蔷薇站在她球杆指向的斜对面,僵着脸一动不动站得笔直,凉冰那不被遮挡的大部分肌肤在暧昧的灯光下泛着微光,不难想象那是怎样令人痴狂眷恋的触感,唔,该是要用余生来回味的……
  她一腿抬起展露了撩着黑色高跟鞋的玉足,小腿弧度不偏不倚直划在人的心尖上,旗袍裹紧了她圆润挺翘的臀部,极短的下摆垂下分明是诱人将其撩起,腰肢柔于柳絮,黑亮的长发垂在一侧露出一只可爱的小耳朵,灯光笼罩着她得天独厚的脸庞,显得她的五官柔媚又深刻,薄薄的耳廓白里透红圆润的耳垂似白玉珠,动作间像躺在了球台上,大大方方地向众人展示她无与伦比的魅惑……
  凉冰目不斜视地看了那球一会也不出杆,却是慢悠悠仰起脸望着蔷薇的眼睛微微撑起上身,她纤长的手指勾着衣领,一边慢动作将它拉扯松散一边状似无意地抱怨“好热啊”,她黏腻地拖着尾音,被攫住了视线的蔷薇情不自禁跟从她的动作看去,愣了一下立马转移视线,既不看她的眼睛也不看她动作了,凉冰看她这模样愉悦地勾起了嘴角,一字一顿轻轻地补充道,“你的目光”。
  随后她又自顾自俯下了身,蔷薇余光瞥见这黑色倩影又回到了一片绿色中,才艰难地咽下挤弄好久才出来的一点唾液,终是勉强滋润到了干涩许久的喉咙,脚下不着痕迹地挪动着挡了前方一片春色,默默把目光投到她的身上,却见本该专注于那一杆的美人一脸玩味地朝自己眨了下右眼,看也不看一眼手下便平稳动作,那羽睫扇出绐荡春风轻轻扑在蔷薇心上,同时球杆与台球碰撞发出“噔”的一声,蔷薇分辨不清那是否是自己猛烈搏动的心跳声,她的心脏简直要超负荷了,然而不放过自己的是随之而来的“噔、噔噔、咚……”的一连串的声音,蔷薇恍惚觉得自己的心脏一下又一下地撞击自己的胸腔,咚、咚、咚咚,它将要破膛而出窜到耳边急切地搏动,她不得不微张了嘴喘着粗气,她看见凉冰向自己俏皮得意地挑了下眉,听见噔咚响声中她的调笑……
  一杆清台。

“一杆清台”其实很多涵义的昂( ˙-˙ )
请尽情发挥你们的“瞎想”吧!
反正最近文荒,见我大凉薇居然国库空虚,手痒就来自己产产粮呐,请给我题材昂小标题啥的,能码都码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整出来(PS:字母君可以但今年十一月前应该都不发出来)
hhh我为凉薇添砖瓦,壮哉我凉薇昂~

评论(13)

热度(5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