尘归墨朽

【凉薇】我愿意

  第一次,凉冰显露莫甘娜真身,问蔷薇愿不愿意与她同回恶魔双翼,说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帮她杀了莫甘娜,蔷薇没说话,算是默认了。
  凉冰却不依,幼稚!“嗯”,蔷薇懒得跟她一个三万岁的幼稚鬼计较。
  谁知凉冰还是一个劲儿骚扰她,也不知怎的,随着凉冰的眼神她脑中一直回响着凉冰颇有几分严肃的话,最后不知鬼使神差还是开窍了似的,就脱口而出“我愿意”,而凉冰笑得像是人答应嫁她了似的。
  余光里,蔷薇看见凉冰脸上浮现了瞬间异样,那是她从没见过也没想过能在她脸上出现的柔软神色,对,没想过能在她脸上出现,而不是没想过能在她脸上被她看见的神情,一眨眼就消失得不留一丝痕迹,像是错觉又觉得不是,因为她看不懂这神情它却再往后的岁月里无数次渗入她纷乱的思维,无声中将她温柔击溃。
  
  第二次,还真就正是结婚时,凉冰以莫甘娜女王的模样现身,蔷薇说完“我愿意”后,女王愣了,蔷薇不知该笑该怨,女王竟没回一句“我愿意”。于是,女王留了三万多年的……那啥,被心上人收入囊中。
  不知第几个清晨中女王第几次迟迟醒来,她说她当时当然不是不愿意,蔷薇肯定也懂的,她就是觉得自己开心得被夺走语言能力……丢了在她面前本就没多少面子,便矢口道,她是临时起意想以凉冰的模样,以她最喜欢看到的模样回答她。
  挺像那么回事的,蔷薇不信,凉冰不干,蔷薇笑了,像融雪淌过温泉,曾经别具风情的脸上尽是冷淡神色,如今飞霞渺渺只为一人柔软,她薄唇轻蹭着对方的唇角,而后贴着对方无意识张开的双唇,呢喃细语,让裹挟了动情纵容的吐息流入对方口中,一路漫延直至包裹对方悸动的心,牵过她的手,俯身熨帖,浓墨与赤红交融,将对方温柔包容……
  
  第三次,凉冰与对面的头领具是一身狼狈,对面头领的身后跟了一批护甲晶亮的手下,他问女王,愿不愿意离开蔷薇,让蔷薇回到她本应的轨迹。蔷薇感到对方握住自己手的力道情不自禁地加重,毫不犹豫地回以更深刻的力量。
  女王没说话,瞬间漫上眼底的怒意直让对面人心惊,对方没再说话,望了望蔷薇,垂眸看着女王脚尖前的一片血土,默默咽了口唾沫,重新看向女王却是话锋一转。
  他说,“我们也不必耗着,我保她今后毫发不伤,她的城市荣盛无忧,你可愿自陨神魂?”
  女王带笑的眼中满是轻蔑,就这么看着那人也不表态,手上微微松了劲,拇指轻抚着蔷薇手背,眨眼间化作了凉冰的模样,蔷薇却是再次加紧了力道,从对方吐息带起的空气涟漪都能读懂对方的人儿,第一次像是搭不上同一条弦。
  凉冰侧身,目光柔软得像水,望进蔷薇眼里,不过是眉目传情,她们无数次中的一次,这次蔷薇心中却是狂风骤雨,感到一片灰暗中疾风暴浪狠狠侵蚀自己的心脏,心中腹中都是难以压抑地翻江倒海。
  这一刻她直想着自己并没有从对方双眼中看出什么,什么都不懂,却本能地感受到她的柔情,和多年前余光里那错觉般的一幕几分相似。
  凉冰目光丝丝缕缕在她脸上描摹,蓦地笑了,像是岁月静好又像是极致幸福在心间炸开,顷刻间满足不已,又期待着贪婪着更多更长久的幸福……
  她眨一下眼睛,像给气球结绳断线,又像五彩气泡离环,她说,“我愿意”。
  那仿若正进行婚礼而不是生死宣判的笑更夺目了,那双眼也并不因分去喜悦而削减丝毫的幸福满足。
  蔷薇也跟着眨下眼睛,又于轰炸的情绪中觉出一丝无法忽略的后悔。
  凉冰笑得太美太美,在一片硝烟中明明突兀得刺眼,却叫蔷薇挪不开也舍不得挪开眼睛,她看见自己心中一片风平浪静,明媚的阳光照在蓝色微波上熠熠闪烁,碧海蓝天间回荡着自己的回答:你怎么还记着呢?
  对面像被隔绝的头领也不知这算不算个回答,一时并不轻举妄动。
  而凉冰像是回答她心中动容的问话,缓踏一步上前,一手仍是握着蔷薇的手,而后另一手轻轻搭上了蔷薇脑后的红色长发,蔷薇自然的低下头来,凉冰同时微微扬起下颔,轻吻对方的眉心。
  蔷薇不禁抬手,可能是伸向对方的衣领,可能。
  她的手停在了半空,一滴泪珠重重落在了她的拇指上,炙热得直把她烫伤,疼得整个手都在颤抖。
  眉心轻柔的触感还在,仍低着头的视线里却只剩那双她曾经枪口所指的黑色长靴,不到下一秒,甚至连那靴子都消散无踪,像梦。
  “我愿意……”
  我愿意……

  老实说,感觉会很甜。这脑洞是昨天来的,520那天有别的但没发,典型的有脑洞但没想好怎么写(重点是懒?)

评论(5)

热度(35)